短短十年间,如何打造一款标志性表款

案例分析:Hublot Big Bang系列

简介

  • 目标
    为全球的年轻顾客创造一款标志性表款,强化Hublot的品牌形象。
  • 策略
    挑战传统,将“融合”理念引入钟表制造,其特色是用前所未有的材料打造表壳,同时开启新的生产模式。
  • 结果
    在不足10年间,Big Bang系列成为了一款制表典范之作,征服了全球30万制表爱好者的手腕和内心。

 

里卡多·瓜达鲁普(Ricardo Guadalupe)及其设计团队 © Hublot / Fred Merz

小传

2004年,让-克劳德·比弗 (Jean-Claude Biver) 和里卡多·瓜达鲁普(Ricardo Guadalupe)开始执掌成立于1980年代的Hublot表厂。同时,一款表壳采用金质和天然橡胶混合而成的表款,让Hublot获得了井喷式的发展。然而2000年代初期,其销量开始放缓。为了给表厂带来新的突破,让-克劳德·比弗开创了全新的融合理念,为注重功能性和表壳性能的高端计时码表注入全新活力,同时带来全新的材质用以打造腕表。对于深深依赖于传统和古老技艺的制表产业而言,这是一次大胆的冒险。这一概念成为Hublot复兴之路背后的基石。而Big Bang系列则是对这一概念最为极致的诠释。

 

© Studio Kippik

“在建筑和美食领域,融合早已屡见不鲜,然而在2005年,这一概念在制表领域仍然非常新奇。”

为了践行融合的理念,让-克劳德·比弗和里卡多·瓜达鲁普开始着手设计一款全新的表款。受到传奇吉他手莱斯·保罗(Les Paul)汲取原声吉他的功能精髓从而发明电吉他的启发,他们想要在制表领域完成同样的壮举。表壳需要适应新材料的组合,从而营造出别具一格的美感并具备全新技术特性。它的设计方案必须非常合理,从而便于使用附加或可通用的部件,让创造全新表款和限量表款更加容易。

这些需求催生了“三明治”表壳概念的诞生,相比传统腕表由三个部分构成的表壳,这种新型表壳由五个部分构成,大约包含70枚零部件。这种结构让原来所有隐藏的部件显现出来,这使得多种不同材料的融合成为可能。Big Bang系列由此诞生,它是对瑞士卓越制表工艺的致敬,同时为其注入未来的元素。

该系列首款腕表于2005年亮相于制表行业的顶级盛会——巴塞尔钟表展。它将天然橡胶表带与18 K玫瑰金表壳和陶瓷表圈相融合,一时引发轰动。钟表展结束后,Hublot的销量相比前一年翻了5.5倍。

© Hublot / Usain Bolt

“我们进军奢侈品品牌从未涉足的领域,进入足球、篮球和摇滚乐的世界。”

Big Bang系列外形动感而高贵典雅,它由一枚包含252个零部件的机芯驱动,采用钨质摆陀,防水深度高达10巴(100米)。此表款的市场定位有别于传统高端腕表。Hublot面向的是新一代腕表爱好者,大胆地进入未曾被开发过的制表爱好者天地。数年来,此表款成为众多当代明星的伴侣,其中包含摇滚明星Depeche Mode、涂鸦艺术家Pamela Castro、运动员博尔特(Usain Bolt)及巴黎圣日耳曼和拜仁慕尼黑足球俱乐部、一级方程式赛车英雄法拉利车队等等。这种多样化的合作关系或许源自Big Bang系列高度模块化的结构,使其能够发展出一系列独树一帜的款式,突显这款标志性作品的影响力和成功之处。

同时,Hublot还设计出一系列令人称奇的组合,以打造多种多样的Big Bang系列表款。十多年来,它的表壳不断推陈出新,以各种全新材质亮相,包括金质、橡胶、钛金、陶瓷、碳纤维、Texalium镀铝碳纤维和其他风情各异的材料。Hublot甚至自主研发并铸造出了魔力金(Magic Gold)。它是由纯金和陶瓷制成的合金,坚固无比,仅能被钻石划伤。

 

© Hublot

Big Bang系列所创造的制表奇迹同样令人震惊,短短十年间成为一个制表领域的标志性之作,赢得全球30多万顾客。2014年Hublot的销量相比2004年翻了20倍。该品牌目前已经进军39个国家,拥有77家专卖店。这种活力让品牌得以于2009年在日内瓦湖沿岸建造出占地6000平方米的高科技制表厂,并自主研发出Unico机芯。Unico是一款配备双离合装置的导柱轮机芯,它由330枚零部件构成。它最初于2010年亮相于Big Bang系列腕表,为Hublot开辟出一条通往未来的全新道路。2015年9月,该表厂将建成第二座大楼,为品牌的成功锦上添花。

关键数据

  • 5.5 倍——2005年Hublot推出Big Bang系列之后,销量增长的幅度
  • 70 枚——Big Bang系列表壳所含零部件的数量
  • 5 - 7 年——为Big Bang系列的设计方案增加新的材料所需要的时间